〔原載于英國醫學雜志中文版2002;5(1):3-4。文/Richard Smith,editor,BMJ 譯/冷希圣〕</p>

現在看看中國的醫生是不是也一樣啊

現在,英國的醫生們感到不愉快,雖然他們并非一天到晚愁眉苦臉,但是當醫生們聚在一起的時候,他們往往轉向沉重的話題,流露出早退休的想法。這種低沉的情緒在一系列的調查結果中都有所反映,尤其在醫生們談及的國家醫療衛生體系中全科醫生集體辭職這一事件更集中地體現了這一點。英國政府對醫生們的這種心態感到震驚。因為他們知道靠一群沒有士氣的醫生是絕對搞不好衛生保健工作的,政府正在搞一些試點向基層放權。但這是對癥下藥嗎?這就好比是治療,必須要先診斷,而醫生們情緒低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些則是深層次的,可想而知是不易解決的。

引起醫生們情緒低落的最突出的原因是他們覺得工作壓力太大,但又得不到社會的支持。政治家們只是作出十分慷慨的許諾,而醫生卻得向病人解釋為什么許諾的東西不能兌現。許多措施只是停在口頭上,到頭來醫生們發現哪樣也實現不了,醫生無法收治病人,也無法順利地讓他們出院,社區醫療保健體制正在走向消亡。醫生已經付出極大努力去應對問題,但是他們感覺自己好像是在與這個體系作斗爭,而未獲得這個體系的支持。

英國的國家醫療衛生體系是英國式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后一個堡壘。而在當前的社會,一個商人一年可以賺50萬英鎊,而許多公職人員年薪只有1萬英鎊。在這種差距的影響下,社會醫療保健制度要想彌補社會與醫療保健方面的缺失,雖然不能說根本不可能,但卻十分艱難。更糟糕的是醫生們還得頂著新聞媒體負面報道的壓力工作。Kildare被撤了職,換上了Shipman,而數不盡的關于醫療事故的報道被炒得沸沸揚揚。

政府的衛生部長們看到衛生保健系統這種狀況,感到難以理解。實際上,醫療資源比過去已經增加了不少。全科醫生用在患者身上的時間較之20年以前增加了許多。醫生們也越來越多地投入到醫療衛生事業中,從大人物、醫學院及醫院的院長們到實際工作中的醫生們都是如此。很多新的舉措如全國服務網絡及保健行動區域計劃等都在部署實施以解決醫生們多年來致力于解決的課題。衛生部長們在全國穿梭往來應付一些突發事件,工作得比任何人都辛苦,他們往往早上做部里的工作,下午回答議員們的質詢,甚至在星期六上午還要做手術。

部長們看來有可能診斷出醫生們不愉快的“病因”,即監管削弱、變化太多和責任增加。而減少責任似乎是不可能的,這是一個全球普遍的現象,不僅僅影響著醫生們。同樣,部長們也不能指望放慢變化的步伐,在他們當今生活的社會里承諾越來越多,成了家常便飯。這樣一來部長們轉而求助于根除官僚主義,并對第一線的醫生加強管理,這不僅僅是因為沒有人喜歡官僚主義。從事醫療保健工作的人員希望加強醫療工作的管理,而他們在這方面卻可能不太擅長。

這樣我們就接觸到了深層次的問題,醫生們所學的與要求他們所作的之間有差距。如最近已退休的全科醫生Julior Tudor Hart就說他在醫學院學的知識在醫院里派不上多大用場,同樣地,他在醫院中所學的對他的全科醫生工作幫助也不大,換句話說,他等于是學了三回如何當一名醫生。但是現在這個問題變得更加嚴重了,在學校中學的是病理生理,診斷和治療,而在工作中醫生們發現他們卻要在管理,改良,財務,法律,倫理和交際方面花費更多地精力。Luke Fildes在19世紀時畫了一幅畫,一個沉思的醫生與一個生病的孩子在一起,這幅畫在今天也許應該換成另一幅畫,畫面上時一個為了趕會議正在為找不到停車位而煩惱的醫生。對于醫生來說,治愈一名患兒的喜悅,與參加會議并通過了一項照看受虐待兒童的決議的喜悅是不同的。BMJ編輯委員會委員,政策方面的教授Christian Koeck醫生認為這個問題有很深的根源,他認為人們把醫學的知識模型搞錯了,醫生不應該僅僅學會簡單地應用自然科學知識來解決人們的健康問題,他們還應該接受一些作為管理方面的培訓。這樣醫生們就可以幫助患者去適應疾病、痛苦和死亡,這些都是人類必須經歷的過程。

考慮現在醫生們不愉快的深層原因,還可以想一下醫生與患者之間認識的改變,我們聽到不少關于醫生轉換角色的事情,他們從居高臨下的管理者變成患者的伙伴,但有些人對此還很不適應。而這種改變還在繼續深化,我們可能已處于這種變化之中:以前醫生與患者之間不真實的關系需要變得真實。醫生常常很清楚他們自己的能力,但患者卻片面通過文藝作品中被夸張的醫生形象,誤認為醫生什么病都能治。至于媒體連篇累牘的負面報道也可能代表了社會對于醫生和現代醫學能力正逐漸有了一個較清醒的認識,盡管在現階段它使不少醫生感到難堪,但最終將幫助建立起一種更加坦誠、成熟和友善的醫患關系。

醫生與患者各自不同的認識

患者的觀點:
現代醫學幾乎無所不能,應該能治好我的病
你們醫生可以了解我體內的所有情況,知道我的問題出在哪里
醫生知道所有應該知道的事情
醫生能夠解決患者的所有問題,甚至是社會問題
因此我們才給予醫生較高的社會地位,付給他們高工資

醫生的觀點:
現代醫學所能解決的問題是有限的
到醫院看病是要承擔風險的
醫生無法解決一切問題,特別是社會問題
醫生絕不是無所不知,但醫生知道許多問題是很難解決的
醫生的醫療實踐充滿風險,成功與失敗之間只有一步之遙
所以我最好是保持沉默,以免使我的患者失望,弄不好還會丟掉飯碗

醫生與患者應該達成的新共識

據此雙方應該認識到:
生病、痛苦和死亡都是人生必須面對的事情
醫學不是萬能的,尤其解決不了社會問題,并且醫療實踐是有風險的
醫生絕非無所不知,他們需要作出決斷,需要得到心理上的支持
醫生與患者要共同對付疾病這個敵人
患者不應把什么問題都推給醫生
醫生應坦言告知患者哪些事情做得了,哪些做不了
政治家們要少說大話,面對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