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型肝炎是西方國家肝硬化和肝癌的首要原因,在國內也有幾千萬丙肝感染者,而且這一數目逐年增加,世界范圍內丙肝已經成為接受肝移植的首要病因。面對這一病魔,人類抗擊的腳步從未停止,Broceprevir和Telaprevir兩種HCV蛋白酶抑制的應用為丙肝治療的明天又增添了一抹耀眼的曙光。

記得第26期爪聞嗎?八爪很高興地向大家公告了5月份美國FDA先后批準Broceprevir和Telaprevir成為慢性丙型肝炎治療藥物的消息。這兩種藥均為口服HCV蛋白酶抑制劑,用于未經治療和既往治療失敗的丙型肝炎病毒1型感染者,它們的獲批標志著丙肝治療新紀元的開始。

回顧丙肝治療的歷史,最初利用重組人造干擾素的廣譜抗病毒作用,對丙肝進行試驗性治療,后來發現利巴韋林的抗HCV活性,開始有了干擾素+利巴韋林的聯合治療方案,這一方案已經成為丙肝治療的經典,再后來長效干擾素的出現不僅減少了用藥頻率,也進一步提高了抗病毒效應。

這一路走來,人類抗HCV的腳步從未停止,而現在兩種HCV蛋白酶抑制劑的應用,無疑又將使抗HCV戰役推進一個新的高潮。早在今年3月底新英格蘭醫學雜志(364卷)就發表了Broceprevir的III期臨床試驗結果,而本期NEJM則發表了 Telaprevir的III期臨床試驗,該項臨床試驗選取慢性HCV-1型感染者作為被試,將他們按未經治療和既往治療失敗兩類進行試驗,結果分別公布于本期Telaprevir的這兩篇文獻上,結果無疑是令人振奮的。

未經治療的慢性HCV-1型感染者

1088名患者分成3組,按如下方案分別予以治療[注]:

  • T12PR組

(1)?telaprevir+ alfa-2a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 12周;

(2)12周后:HCV RNA在4、12周可檢測到,繼續用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36周;

HCV RNA 在4、12周不可檢測到,繼續用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12周

  • T8PR組

(1)telaprevir+ alfa-2a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 8周;

(2)安慰劑+ alfa-2a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 4周;

(3)12周后:HCV RNA在4、12周可檢測到,繼續用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36周

HCV RNA 在4、12周不可檢測到,繼續用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12周

  • PR組

(1)?安慰劑+ alfa-2a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 12周;

(2)alfa-2a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 36周

結果顯示T12PR和T8PR組的持續病毒學反應率分別為75%和69%,顯著高于PR組的44%,而且因很快達到病毒學緩解(HCV RNA轉陰)而僅需治療24周的患者數占全部使用telaprevir治療對象的58%,這意味著telaprevir可以顯著縮短丙肝治療療程。

既往治療失敗的HCV-1型感染者

663名患者分為三組,按如下方案分別予以治療:???????????????????????????????

  • T12PR48組

(1) ?telaprevir 12周;

(2)alfa-2a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 36周

  • Lead-in T12PR48組

(1)alfa-2a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 4周;

(2)?telaprevir 12周;

(3)alfa-2a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 32周

  • PR48組

alfa-2a聚乙二醇干擾素+利巴韋林 48周

結果顯示T12PR48組和lead-inT12PR48組的持續病毒學反應率分別為83%和88%,也顯著高于對照組PR48的24%,而部分反應率分別為59%,54%,15%??梢?,對既往治療失敗的HCV-1型感染,聯合telaprevir同樣能起到非常好的效果。

當然,不可避免的,在上述兩項試驗中,使用telaprevir的試驗組中副反應(如貧血、中性粒細胞減少等)發生率也較對照組高,這提示與既往治療方案一樣,聯合telaprevir同樣需要注意監測患者的血象及各項生化指標。但這相比對HCV的良好治療效果來說,就是小菜一碟啦~~

相信對付HCV,人類一定會不斷創作出更多利器來贏得戰役。

[注]:序號代表每個方案的依次用藥順序

了解更多關于丙肝的信息,請點擊這里

來源:《新英格蘭醫學雜志》

Original Article

1 Telaprevir for Previously Untreated Chronic Hepatitis C Virus Infection

Ira M. Jacobson, M.D et al. N Engl J Med 2011; 364:2405-2416June 23, 2011

2? Telaprevir for Retreatment of HCV Infection

Stefan Zeuzem, M.D et al. N Engl J Med 2011; 364:2417-2428June 23,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