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荷蘭,醫生絕對是一件值得驕傲的職業,想要在如日中天的外科尋得一職更不簡單。要做一名外科大夫必須經過6年的外科輪轉培訓。最近幾年想要申請像鹿特丹這樣熱門地區的外科培訓生,幾乎要求臨床、科研雙博士學位齊備了。如果能在這里獲得培訓生資格,那對任何立志于在手術臺上拋灑青春熱血的醫生而言,都是一個天大的喜訊。曾經我在文章中介紹過的女同事,Eva,她成功入選了今年新一批外科培訓生名單。

世界各地慶祝喜事有著不同的方法,中國人習慣于請客吃飯,而荷蘭的方式是開派對。當然,在荷蘭最常見的所謂的“派對”可能和不少人實際想象中的那些每個人都爛醉如泥的瘋狂派對有所不同,它是一種介于派對和社交聚會之間的活動。找個酒吧(而非夜店),大家不必身著正裝,以喝啤酒聊天為主。這樣的派對一般情況下大家并不會喝醉,而已酒至半酣為最佳狀態。

在鹿特丹地區,每當公布新的外科培訓生名單時,總是有一個派對。5月16日醫學中心為這一批培訓生舉辦了慶祝派對,所有外科的住院醫和研究生都齊聚一堂,為新培訓生慶祝。

在派對上,醫學中心的外科培訓負責人會宣布新一輪的培訓生名單并一一介紹。此外,他還會給每個新人送上一個小禮物:一把小刀。Eva向我解釋說,因為新的培訓生都是“新人”,所以醫學中心和負責人“信不過”他們,就送一個只能削土豆的小刀,等到他們培訓完畢之后外科技術過硬了,那時候就會送他們一把切肉的大刀。

Eva邊說還邊向我“亮劍”,拔出小刀給我看。那確實是一把再普通不過的削土豆的小刀。要是自己去超市買來的話很可能就被隨便扔在廚房的某個角落,但這把好命的小刀卻一定會被Eva還有其他的新培訓生珍藏。

除了具有“深意”的禮物,每次慶祝派對都有一個有趣的主題。上一次培訓生慶祝派對的主題是達人秀,外科培訓負責人扮演達人秀的演員,三個入選培訓生則成了評委。這次的主題是101忠狗電影。在派對的宣傳海報上面,負責人被畫成了電影里巫婆的模樣,而六個入選培訓生則成了一只只小斑點狗。在派對現場,六個培訓生戴著狗耳朵頭箍,即便在酒吧擁擠的人群中也依舊耀眼奪目。當六名新培訓生一齊站在酒吧的小舞臺上接受“巫婆”的點名時,臺下爆發出一陣陣的尖叫和掌聲!

這樣的慶祝派對并不是在每個地方都有,據說在荷蘭所有的醫學院里面,只有鹿特丹醫學中心會組織統一的慶祝派對。

對了,盡管派對是醫學中心組織的,但“小氣”的荷蘭人可是不愿意花公款來消費這么大量的啤酒的,所以派對的開銷是新的培訓生請客買單的。作為在荷蘭的高收入群體來說,這筆大出血對于這些準外科大夫而言也真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的了。

原文已發表于2012年6月1日《東方早報》,轉載請注明。

zp8497586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