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有醫學院的畢業證,實習醫和住院醫卻還不是已經長全羽毛的鳥兒,而是尷尬的半禿子鳥。是學生嗎?教授認為是。他們的工作時間已受到保護性限制,以讓他們擺脫繁瑣重復的臨床工作,更專注于學術造詣。

法律說,恰恰相反。學生上課睡覺也就兒科會管,住院醫玩忽職守卻是要負責任的!官方稱他們為職員,享受各種權利。但官方同樣認識到住院醫教育方面對醫院的重要性。

現在的情況是,美國官方實行的聯邦保險繳費計劃(FICA)對雇主和職員都征收社保附加稅,而對在學校參加服務工作且照常規律上課的學生實行免稅,住院醫是職員,但他們的工作也是一種學習。應該免稅吧?

1990年以前這件事就這么湊合著,很多醫院為住院醫支付FICA附加稅。明尼蘇達大學鬧事兒了,法院說:人家住院醫的最初意愿是為了學習,而不是賺錢養家糊口,再加上98年全國住院醫鬧事兒要求FICA退款,法院就判了住院醫免稅。財政部只好妥協,新規定05年愚人節生效:好吧,免稅!不過!全職雇員可不行啊,住院醫你要是一周工作超40小時,絕不給你免!

“沒有”醫學教育和研究基金會(Mayo Foundation)和明尼蘇達大學不服。它們來說理:住院醫怎么怎么認真學習了,怎么怎么吭哧吭哧的鉆研提高,怎么看怎么像個三四年級的醫學生??!

財政部回擊,他們的律師指出:住院醫把大把的時間用在照顧病人上了,這就應視為雇員。這在法律上也是有據可查的。我們也是想讓年輕大夫更早的進入社會安全保護體系??!你不讓他們交,對社會上好多人我們都交代不過去啊。

Mayo基金深深卷入其中:全年全美醫院和醫學院的此項稅費高達7億刀,而這些資源本可以用于照顧患者和醫學教育。一名住院醫一年從工資中扣除4000刀,這嚴重的影響了本就身負債務的他們,甚至影響到他們的專業性和職業選擇。

于是,在這樣一個好日子,2011年1月11日,最高法院以全票通過,財政部的做法真是既明智又完美!住院醫就應該是社保系統的參與者和獲益者。

這么判有這么判的道理。雖然可以邊做醫生邊學習,但住院醫和學生還是有本質差別的。醫學生學習著一大幫各學科的知識,去臨床實習也是不但任何責任的,住院醫是工作人員。Mayo和明尼蘇達不承認住院醫給他們帶來了經濟價值,此乃狡辯之言。醫院的運行離不開住院醫的貢獻,醫院還經常拒絕花錢買時間,讓住院醫去學習,那兒省了,這兒可就省不了了!

說來說去,我們的主角——住院醫們到底是撈了還是賠了?花錢買保險可能算不上賺啊賠的,不過此項法令一通過,他們的職工身份就確定了,一些工作權利,比如,解約金(包括醫院關張)或參與家庭醫療計劃受到了間接的保障。住院醫也許還不是經久沙場的大夫,但是被法律認定為“非學生”就有了名分!歸根結底還是有好處的!

來源:《新英格蘭醫學雜志》2011-1-12 觀察

Residents: Workers or Students in the Eyes of the Law? Aaron S. Kesselheim, M.D., J.D., M.P.H., and Kirsten E. Austad, B.S. January 12, 2011 (10.1056/NEJMp1100414)

圖片來源:dongchong

沒讀過癮?快回到目錄,繼續悅讀本期NEJM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