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以漢堡、牛排等高熱量食物為主食的美國人,一直飽受肥胖困擾。隨著對肥胖危害健康認識的增加,人們開始注意通過健身、改良飲食來控制體重,新聞里充斥著關于國民腰圍減少或增加時好時壞的消息。究竟美國人整體是在長胖還是減重?各大相關研究顯示的數據并不一致。2009年美國CDC的行為風險因素監測系統(BRFSS, Behavioral Risk Factor Surveillance System)報告說,2007-2009年間美國新增240萬肥胖成年人口,有預測甚至聲稱照這個速度發展,到2050年美國人100%都是超重的大胖子![注]而2007-2008年美國國家健康和營養監測調查(NHANES,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則顯示美國人群的肥胖率在過去近10年里保持穩定(肥胖率:男性 32.2%, 女性35.5%, 2 -19歲兒童青少年16.9%)。究竟該信哪個呢?

原來秘密之一在于,這些研究采取的研究手段并不一樣。關于美國肥胖率最常引用的數據來自上面提到的NHANES(針對成人和兒童)、BRFSS(針對成人)以及YRBS(Youth Risk Behavior Survey,主要針對兒童)。這三者間的重要不同來自于前者采集的BMI數據來自客觀測量,而后兩者來自調查人群的自我評估。人們可能傾向于將自己想象得高一些、瘦一些,從而造成后兩項調查結果的偏移。同時,BRFSS和YRBS調查中存在系統性差異,人群的種族和年齡差異可能限制了調查結果的準確性。

不過,為什么通過自評獲得的結果卻顯示肥胖率呈上升趨勢呢?本文作者猜想或許和人們的健康意識提高有關。了解到肥胖的危害后,人們會對體重給予較高重視,從而能正視并匯報自己的真實體重,隨著低報體重人數減少,肥胖率自然就呈現假性上升的趨勢。

話雖這么說,美國的人群肥胖現狀仍舊不容樂觀,尤其是兒童肥胖更令人堪憂。這些“祖國的花朵們”也開始被2型糖尿病、非酒精性脂肪肝、高血壓等原本多發生于中老年的疾病所困擾,未來一代的健康狀況必須受到足夠重視。隨著年輕一代肥胖人群的長大,美國未來肥胖率的高增長也不是不可能。為此,本文作者指出,為了下一代健康,必須從媽媽抓起,保持孕婦的合適體重有助于寶寶keep fit,同時關于肥胖的研究在基礎、臨床、流行病學等多個層面要繼續開展,并及時更新成果,讓大眾們在牢記肥胖危害的同時知道如何去做能夠有效保持身材。

[注]由于人種、生活習慣等差異,美國超重和肥胖的BMI值界限與我國不同,美國這兩者分別是25和30,我國分別是24和28。

BMI(Body Mass Index,體重指數)=體重(kg)/身高(m2?), 我國正常值范圍18.5-24。

來源:《新英格蘭醫學雜志》 2011-3-17 觀察

Obesity Prevalence in the United States — Up, Down, or Sideways?Susan Z. Yanovski, M.D., and Jack A. Yanovski, M.D., Ph.D.N Engl J Med 2011; 364:987-989.

沒讀過癮?快回到目錄,繼續悅讀本期NEJM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