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_周小二

how can i get my ex girlfriend back

平日里上班的時候,患者最讓我頭痛的話不是抱怨,不是催促,甚至不是對年輕醫師的不信任,而是這么一句話:“醫生,我有毛病伐?”

怎么回答這個再平常不過的問題卻難倒了我這個科班出身的醫生。因為心臟疾病的診斷不像電視劇里演的那樣做個檢查就能搞明白這么簡單,需要綜合患者的病史、癥狀還有檢查(大多不止一項)才能有一個明確的結論。除了少部分病變非常明顯的患者,大部分人都不可能單憑一個超聲檢查就有明確的論斷,只能給出一系列數據和提示供臨床醫生參考——也就是說我的標準答案應該是:“我不知道?!背鲇谥斏魑乙彩沁@么做的,很少去給確定的回答。

患者可不買賬。不少人的心態似乎是“我花了錢檢查就得有個說法”,對于我“不給說法”的行為頗不滿意,嘀咕醫生水平者不行有之,抱怨服務態度差者有之,不依不饒追著討“說法”者亦有之。要說不委屈那是騙人的,可還有一堆病人在候診,我沒時間(也根本不可能)向外行解釋清楚。只得擺出一張撲克臉,冷冷地回答:“問看毛病的醫生去!”這樣怕是免不了會召來惡評,好在心安理得。

門診醫生定會給患者一個有病還是沒病的答案,這我很清楚。但也就僅限于此了,臨床醫生們可怕的忙碌程度不可能給他們向患者進一步講解的機會,這非常糟糕?;颊卟磺笊踅庵幌胍獋€有病沒病的“定性”,源自于他們相關知識的缺乏,以及憑空臆想與道聽途說所帶來的誤解。而醫生現在能用有限的資源把病治好就不錯了,幾乎騰不出手來給普羅大眾授業解惑,無知還是無知,誤解依舊是誤解。

上回我就碰上這么一位,進門就很自豪地和我說他從來不去醫院,雖然從不體檢但自己身體一向健康得很,等做完檢查就迫不及待地問“有沒有毛病”。很遺憾,從我能得到的信息來看,他受高血壓影響的時間已經很長,心臟的病變也很明顯。

我很想好好和他說說,高血壓也不是小毛病,是可以要命的??晌覜]法循循善誘,只要拖得一久,門外候診的病人群就該騷動了。我只得叮囑他一定要去復診,不知道這位“豪邁”的患者會不會把我的話當回事,也不知道門診醫生有沒有那個時間來說服他配合治療。這對醫患雙方都不是什么好事,要知道,不重視預防任憑危險因素發展的話,出問題遭殃的是患者,幫著收拾爛攤子的是醫務人員,對大家都是風險和負擔。

對大眾的宣教,一直是疾病防控的重要一環,很多疾病的統計數字里,都有“大眾知曉率”這一項。但我們醫生被緊缺的資源、繁重的工作釘在崗位上動彈不得,人們經常得從生活經驗、有限的知識,甚至保健品廣告里獲取醫療保健的信息。這些不正規,很多時候根本就是商業騙局的信息。我就見過好幾個深信道聽途說的養生理論,身體有恙不自知還抗拒正規診療的患者。面對無知,浮上我心頭更多的是無力感,我什么時候才能去向人們提供“你有病”、“你沒病”之外的信息?

轉載自《東方早報 身體周刊》
zp8497586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