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氣指由口腔呼出氣體的味道,它可能反映了身體發出的許多信號?,F代科學已證明,不少疾病都能“產生”一些獨特的氣味分子。而令人不愉快的“獨特”的刺激性口氣,在中文里被“口臭”一詞涵蓋;英文卻根據此種口氣的不同類型或來源,將其分為來自口腔的、上呼吸道的、肺的、胃(或上消化道)的其他器官的。

口腔之味(Fetor Oris)

有資料顯示,約八成的口臭都是由口腔內細菌滋生而引起的。我們聞到的那些奇怪的氣味實際上是細菌產生的揮發性硫化物的味道。這些味道是如此的刺鼻,聞起來像是“臭雞蛋、腐爛的卷心菜、蔬菜”的味道,讓人過“鼻”難忘。

這些細菌滋生需要一定的環境,它們往往都是厭氧菌,這些細菌不能在有氧的環境中生存,而我們的口腔在正常情況下是個有氧的環境,健康的口腔環境并不利于厭氧菌的生存。只有當口腔出現問題的時候(例如牙周炎、齲齒、假牙等口腔結構變化),營造了局部缺氧的微環境,才有助于細菌的滋生。

除了厭氧環境之外,唾液的沖洗對于及時清除口腔中的細菌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很多人都有這樣的體驗:口臭總是在早晨起床時最為明顯,這是因為夜間的唾液分泌相對減少,粘附于口腔的細菌不能被及時沖走,就在夜間大量的滋生繁衍。不僅僅是夜間,一些能夠導致唾液分泌減少的藥物,例如一些抗組胺、抗抑郁藥物以及某些毒品,以及導致唾液分泌減少的疾病,如干燥綜合征,都會導致口臭。

對于大多數身體健康的年輕人而言,如果有口臭煩惱,那極有可能就是因為上述原因造成。檢測這樣的口臭并不需要精密儀器,輕輕吸一口氣恐怕就能明辨是非;如果氣息強烈還能永生難忘。保持口腔清潔,餐后刷牙,睡前不吃東西,發現口腔問題及時求助牙醫,這些措施都能有效幫助我們減少由于口腔問題導致的口臭。

上呼吸道的氣息(Ozostomia)

上呼吸道疾病同樣能夠導致口臭的發生,在英文中稱為 Ozostomia。實際上例如鼻竇炎等上呼吸道疾病導致的口臭的氣味仍然大多是由細菌分解產生的硫化物造成的。

慢性鼻竇炎患者的炎性組織分泌大量的粘液,除了一部分被擤出來成了鼻涕之外,還有不少從鼻道流入口咽部最終被咽下。這些粘液有一部分就粘附于舌根后部、口咽部,并含有大量的蛋白質,因此厭氧細菌又有了滋生的溫床。除了鼻竇炎,扁桃體炎、咽喉炎同樣也能夠導致口臭。

在這里有一個小小的提示,很多人在鼻竇炎、咽喉炎導致喉嚨不舒服的時候,經常會吞咽口水或者吐痰、咳嗽,借此希望把粘附于舌根部的粘液去掉,但實際上那樣的效果未必顯著。不妨吃一片面包或者吃一些芹菜莖,在吞咽這些食物的時候粘液也就被順勢“掃”進胃里了。那些早上起來口氣熏天的人,不妨把芹菜加入到早餐菜單,也許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噢。

但是上述兩種口臭(來自口腔與上呼吸道的口臭)有一個問題,那就是盡管氣味明顯,但是并不具有特異性。我們很難從氣味上辨別病灶在何處。但值得慶幸的是,這類口臭的原因并不那么棘手,發現口氣熏天對我們也是一個“警告”──一方面我們應當更加注重口腔衛生,另外可能也需要去尋求醫療幫助了。

肺之宣發(Stomatodysodia)

Stomatodysodia是一種由肺部疾病所導致的口臭,當然,在中文里面我們依舊只能稱其為“口臭”。肺部的感染、支氣管炎、肺膿腫以及慢性氣管炎、肺炎、肺氣腫甚至肺癌,都會不同程度的導致口臭。這些氣味其中有一些是由于積攢于肺部的粘液所致。當然,有此類口臭問題的患者大多也都知道他們患有肺部疾病,如果肺部疾患能夠得到及時的治療,那口臭問題也將迎刃而解。

值得一提的是,煙民往往多有一種讓人容易識別的口臭;即使不吸煙,其他人也能夠通過口臭判斷他是個煙民,這種現象在老煙槍們身上尤為明顯。這類口臭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煙霧殘留在口腔中,實際上能夠殘留在口腔中的煙霧是非常少量的;更多的煙霧都殘存于煙民的肺部。

這些留存于肺部解剖死腔(生理死腔)的煙霧隨著煙民的呼吸運動逐步呼出,產生帶著“煙味”的口臭;尤其當煙民同時患有肺部疾病時,由于死腔體積進一步增大乃至產生病理死腔,其臭味可能更為顯著。

代謝之口臭(Halitosis)

Halitosis又是另一種口臭,它是指由于新陳代謝所產生的“口氣”。不少系統疾病產生的化學產物通過血液被運輸到肺部,由于那些物質具有一定的揮發性,因此就經由肺部的呼吸運動而排出體外。另一方面,Halitosis也指由于嘔吐導致的口腔咽喉部異味。它又能細分許多種類:

生理性Halitosis是指由于人們食用了某些具有芳香或刺激性味道的食物從而導致的口腔異味,事實上不僅僅是口腔,一些氣味分子如果通過汗液排出體外的話全身都會彌漫這那樣的味道。

相信生活中大家都有這樣的體驗:如果一頓飯吃了大蒜、大蔥、辣椒、咖哩、洋蔥等刺激性食品,即使飯后刷牙漱口,他人還是能夠聞到自己口中甚至“整個身體”依舊散發著的刺激氣味,從而造成尷尬。

除了食物,不少飲品也有同樣的作用,例如各類酒(紅酒、白蘭地、白酒乃至啤酒)、咖啡、茶,都會暫時地讓人的“口氣”發生變化。但不管怎樣,以上生理性的Halitosis都是暫時性的,如果想要消除或者避免那樣的口臭,只需要不吃不喝那些東西,即可!

病理性口臭

病理性Halitosis是指身體其他部位的疾病產生的物質,經血液運輸至肺部,并由肺部逸出產生的“口氣”。這類氣味并不像生理性Halitosis那么容易自然而然地散去,除非予以相應的治療根除病灶,否則它可能持續不退。常見的病理性Halitosis有哪些呢?

糖尿病人如果體內酮體過多導致酮癥酸中毒的話,其呼出的氣體具有典型的“爛蘋果味、洗甲水味”。這是因為過量的酮體產生卻無法及時代謝,丙酮積累并由肺部呼吸部分排出,于是 我們聞到了爛蘋果那樣的味道。

當然,如果已經聞到爛蘋果的氣味的話,可能糖尿病人體內的酮體濃度已經非常高了,接近或者達到糖尿病酮癥酸中毒的水平了?,F代科學家希望能夠制造出更小、更便于攜帶、敏感度更高的檢測裝置,如果這些傳感器可以造得更小更平價,那么它必將有助于提醒糖尿病患者什么時候該注射胰島素。

有一種口臭稱為肝病性口臭,是由于肝衰竭導致的口腔異味。人們也稱其為“死亡的氣息”,是由于門靜脈高壓所致肝功能不全,硫醇直接進入血液,最終進入肺部逸出,其氣味略有甜味但又有排泄物的臭味。

嘔吐之氣

幽門狹窄梗阻可以導致口腔中散發出一股酸腐的氣味,由胃病導致的病理性口臭往往是由于長期慢性嘔吐所導致。其最初口腔異味是來源于胃,但實際上而言真正的元兇是粘附在口腔、咽喉部位的嘔吐物,它們才是不停釋放“酸氣”的罪魁禍首。例如返流性食管炎等導致的口臭,通常在利用H2抑制劑、質子泵抑制劑等藥物治療控制病情后,口臭亦能得到顯著改善。

除了上述胃腸道疾病所致的嘔吐,實際上所有的能夠引起嘔吐的疾病都能導致病理性口臭,例如偏頭痛、孕婦晨吐、食物中毒、食物過敏、食欲過剩、酗酒、癌癥化療等。

口氣之外

除了“口氣”之外,身體各個代謝器官實際上都可以發出身體的氣味。人類身體比較著名的幾種氣味除了上文長篇大論的口氣之外還包括體味、腳味等,臭名昭著的版本是狐臭、腳氣。無論在腋下還是腳丫,這些氣味也大多同微生物的繁殖有關。

而一些疾病同樣能在體表發出特殊氣味,例如WIRED雜志的文章中稱黑色素瘤可導致皮膚散發出汽油味。這些氣味的來源主要是壬烷、鄰苯二甲酸脂、正丁醛、二甲基砜和吲哚等。檢測這些氣體需要氣體傳感器裝置。研究人員研制出一種設備,它能分析組織標本中的揮發性化學物質,以此確定人體組織的樣品是否具有癌變性。

對尿液本身而言,應當是無菌且成分相對簡單的液體,因此,健康人尿液的氣味相對比較確定。當人體疾病的相關產物經由腎臟代謝,由尿液排出,或泌尿系統由于感染、癌變導致病變的組織、細胞、病原菌、代謝產物被攜帶入尿液的話,尿液同樣也會摻雜著本不應該存在的氣味。

尿路感染時,尿液可能會散發出奶酪味、更衣室氣味、腳臭味。這些氣味的來源 主要是異戊酸,通過電子鼻可以對其檢測。合成嗅探器裝備著14種不同的導電聚合物,可以分辨由葡萄球菌大腸桿菌、變形球菌,以及寄生蟲導致的不同的感染情況。

氣味斷病

西醫體檢的方法“視觸叩聽”基本用不上鼻子,現代醫學各種檢查手段的發展更在很大程度上讓人們忽略了“氣味”的重要性,大多檢查都需要“看得到”才能夠下診斷──病理診斷也無疑是大多數疾病診斷的金標準。

但實際上我國中醫四診“望聞問切”四字,給“聞”以很高的地位。當然,中醫中的聞既有用鼻子嗅的意思,但同時更包含著用耳朵聽的意思。但無論如何,在一個輔助檢查極度匱乏的年代,醫生“嗅覺”的重要性要遠遠高于現代。

盡管并未予以足夠的重視,但目前臨床上已經有了類似氣味斷病的裝置,并且在某些疾病的診療過程中得到了廣泛應用。胃潰瘍患者所進行的尿素14C呼氣試驗,就是利用幽門螺桿菌產生的尿素酶能夠迅速分解尿素而設計的。該方法不需要取得胃內的活檢組織,也不用抽血,病人只需輕輕吹口氣,通過化學試劑的變化,即可在30分鐘內準確診斷患者是否有幽門螺旋桿菌感染。

正如上述呼氣試驗一樣,氣味斷病有著其非常獨特的優勢?,F代醫療的諸多檢查檢驗手段無可避免的會對人體有一定的影響甚至傷害:X線,CT都是有輻射性的放射線;很多化驗需要抽血,如果用于例行長期監測,則對血管有著較大的影響;在進行胃鏡、腸鏡、膀胱鏡這些檢查時,患者是能感到明顯不適的。

相信隨著科技的進步, 氣體檢測的裝置能夠進一步的輕便、易于攜帶,氣味檢測無痛、無體液接觸、無交叉感染,我們僅僅需要對著探頭吹口氣就能初步判斷疾病。

這樣的想象如果能成為現實,對人類健康事業必將有著里程碑式的意義。盡管也許氣味斷病的準確性未必能夠達到病理診斷那么精確,但可以想象它必將能夠在疾病篩查、監測等方面大施拳腳。

了解更多:《聞口氣,診疾病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