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朝大清的時候就有了公派出國一說,抱著“師夷長技以制夷”的心態,無數熱血青年踏上異國征程。我在出國之前也是另一個抱著讀音相同的心態:“師夷長技以治疑”。于是我來到荷蘭鹿特丹醫學中心從事胃腸道外科研究,并參觀胃腸道手術以助科研。

<a rel="nofollow"</a>

盡管在國內已參與過不少手術,但當我踩著典型的荷蘭木鞋走進手術室,內心還是充滿了好奇與期待。荷蘭人真的穿這玩意兒做手術,但對我而言腳踏硬底木鞋站一天真是傷不起。不過與之相比,手術中的一些見聞更有意思,并且也值得思考。

手術用具

剛一進手術室,無數的一次性器具首先就給我一個下馬威,把我震懾了。

如果說一次性帽子口罩還算常見的話,之后的場面就讓我有些把持不住了:刷手開始用一次性手刷,消毒是一次性套裝,鋪巾是一次性防水消毒巾……基本上除了剪刀、彎嵌、鑷子等常用金屬手術器械是重復利用之外,其他都是一次性的。一個手術下來產生了無數的一次性醫療垃圾。

從這個角度而言,歐洲人說自己環保什么的實在讓人難以信服。盡管國內醫院也在越來越多地使用一次性醫療用具,但相對而言我們才真正的低碳環保!遙想在國內醫院實習的時候,每天都打開無數的換藥包,換完之后把彎盤、鑷子、剪刀、鋪巾回收。器械在充分消毒滅菌之后重復使用,照樣救死扶傷。

手術速度

這里的大夫做手術相對是比較淡定的。手術臺上的大夫有幾次停下來討論──荷蘭語,充斥大舌音小舌音,完全聽不懂──達成一致之后,再繼續手術。教授對于解剖要求甚是苛刻,在斷血管前再三確認其他重要血管、神經完整之后再下刀,以防誤傷。

當然,并不是說手術慢就一定是好事,手術時間過長對于患者沒有好處,反而可能增加術后并發癥的風險(我就是琢磨這方面研究的);但小心謹慎總是沒錯的。

其實國內大多數外科醫生的手術過程也是十分謹慎的,對于解剖層次的辨別、重要臟器的保護也毫不遜色。只是在國內的大醫院里,每天的手數量非常大,醫生負荷很重,因此有時候也就不得不加把勁了。

這里的醫生工作負荷會讓大多數國內外科大夫羨慕嫉妒恨:鹿特丹中等規模的一家醫院的外科大夫說,他們整個醫院外科每天也就六七臺手術──和國內一些醫院比起來簡直是九牛一毛。

醫生參與度

年輕外科大夫(Surgeon)在這里對于手術的參與度極高,即使是結腸癌切除這的大手術,基本上也是他一個人獨立完成。教授只在一旁予以理論指導,打副手。盡管速度相對會慢些,但這對外科醫生培養是至關重要的,畢竟經驗是需要積累的。

不過與外科大夫的獨當一面形成鮮明對比,手術臺上住院醫基本上什么事兒都幫不上。個人感覺比國內住院醫機會更少──他們甚至沒得打結、剪線,因為這些事情器械護士會代勞,而且護士還會釘皮……嗯,真是萬能!

術中止血

有一點讓我頗為奇怪的是,盡管這里外科醫生手術操作細致,但術野往往比較紅,一般的滲血不用電刀去燒灼止血,靠患者凝血機制,只有比較明顯的動靜脈出血才會處理。

于是整個術野也就相對血肉模糊,從手套到器械到術野都成了紅色。我問教授說:為何這里做手術出血都不止血呢?他回答:嗯,我們一般沒有什么特別大的出血。

好吧,他完全沒有領會我問題的要點。他可能覺得國內做手術成天在血泊中進行吧……

其實個人感覺國內胃腸手術術野要更干凈,外科大夫更愿意積極止血,減少術中出血。也正因為術野干凈,整個手術過程中解剖結構也更為清晰。積極止血與重點止血各有利弊,兩者對于患者的影響難以用一兩句話表述清楚。

手術縫合

手術中,我發現腸吻合時大夫僅僅給小腸實施了全層連續吻合。于是我問他為何不多做一層漿肌層縫合加固呢?他說:目前沒有證據顯示加固有益處,所以一層就足夠了。

這個回答讓我當時一陣暈眩!這和以前我接觸到的思路太不同拉:為了保險起見,國內醫生似乎更愿意做一些“沒壞處”的事情(例如加固);而這位大夫確認為,如果“沒好處”的事情就不必做。

盡管越來越多的循證醫學證據使得我們目前的治療越來越有理有據,但必須要看到一方面手術操作的優劣和外科大夫本身的經驗有關;另一方面,循證醫學證據并非固定不變。舊觀念被新觀念淘汰,但又可能最新發現舊觀念更好……面對科學,證據才是最有力的說明,新舊與否毫無關系。

師夷長技以治疑?

盡管這里醫院的硬件設備可能比國內要好一些,但我并未看到此處外科大夫在手上(所謂“長技”)有顯著領先于國內同行之處,更沒有看到哪個動作、操作只有洋人的手才能做到;我所感受到的不同主要是在手術觀念上的。

也許有人會說這未免也太自大了,國內的醫療水平比國外差一大截??!沒錯,遠看歐美,近看港臺,其醫療體系無疑領先于大陸。但個人認為這種差距可能和醫療體制和醫療資源分配的關系更為密切。而在高精尖醫療領域,國內大醫院盡管同國際頂尖水平可能還存在一定差距,但也是緊跟步伐的。

對于大多數老百姓而言,最常見的疾病才是真正影響生活質量的罪魁禍首。而荷蘭的醫療制度確實使得醫療服務在家庭醫生、常見病防治等方面比我們好很多──是乃真“長技”也。我將在今后的文章中更細致地從個人看病體驗上比較兩國醫療制度的差異。

zp8497586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