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醫療水平的提高,對于前列腺癌的診斷治療方式方法近年來有了很大的進步。本期NEJM的一篇社論(Antonarakis and Eisenberger 2011)就此話題展開討論,那我們就同原作者Antonarakis醫生一道分享一下轉移性前列腺癌治療的最近進展吧。

前列腺癌是一種雄激素受體依賴的疾病,因此阻斷雄激素受體一直該病治療過程中的重要手段。但盡管大多數患者都可以從雄激素剝奪治療中獲益,由于受多重因素的影響,腫瘤還是無可避免地會在1至4年后繼續進展;一旦癌癥進入“去勢抵抗”的狀態,而這對于患者而言無疑是死神的召喚。

臨床上通過影像學盡早發現轉移性前列腺癌并及時開展去雄治療對于患者來說是十分有益的,并且新技術的發展應用也使得腫瘤進展至終末期的時間日以延長。盡管詳細數據尚未完全得到統計,但從發現癌癥轉移至病患去世的時間,目前可能已經超過5年。

以往研究認為去勢后去雄抵抗僅會在腫瘤進展時才能發生;但目前研究表明,即使睪酮濃度仍在去勢水平(小于50ng/dl),雄激素受體仍可能處于激活狀態。因而控制去勢后相關雄激素受體在腺體、腫瘤內的表達對于轉移性前列腺癌的患者而言至關重要。

正如本期NEJM中所介紹的醋酸阿比特龍就是依靠選擇性抑制睪酮合成過程中的關鍵酶CYP17從而達到抑制性腺外雄激素合成的目的;并且其對于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顯著效果也在文中被詳盡報道。該研究結果再次證明了轉移性前列腺癌仍然對于雄激素有著很強的依賴。但阿比特龍同其他藥物何用的治療效果目前還缺乏數據支持,此外,該藥物在不同分期的前列腺癌的患者中的作用,仍有待于更進一步的試驗結果。

幾年前,在延長去勢抵抗患者壽命的治療方法十分有限,只有多烯紫杉醇(FDA2004年認證,轉移性前列腺癌一線化療藥物)和更早前被FDA認證的米托蒽醌(能改善患者的生活質量)。直到2010年,FDA才又認證了兩種治療方法,自體免疫治療產物前列腺癌疫苗Provenge(sipuleucel-T, 適用于無癥狀或僅有極少癥狀的患者)以及Jevtana(cabazitaxel, 適用于多烯紫杉醇化療后疾病再次進展的患者)。此外,地諾單抗(denosumab)由于能夠預防轉移性去勢抵抗前列腺癌患者骨骼相關事件的發生率也被FDA認證。

在當前的研究過程中,仍有不少問題值得我們去注意和思考。首先,在藥物試驗過程中如何對待接受過和未接受過化療的患者?如若他們疾病分期相同,能否分入相同試驗組?其次,目前不少藥物試驗的結果均顯示該藥物的“顯著”效果,那么在進行臨床藥物試驗時如繼續使用安慰劑作為對照,是否還符合人道主義精神?如何選取恰當合理的藥物對照?

目前盡管轉移性去勢抵抗性前列腺癌的治療選擇已經相對較多了,但我們不得不承認在這些治療手段下,患者的疾病無進展存活率和整體存活率仍相對較低。但隨著我們對于轉移性前列腺癌的相關機制的認識的逐步深入,可以預想在不久的將來,更多有效的治療手段能夠更進一步改善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預后;更多臨臨床學、影像學、基因學靶點能夠被確認及發現,它們必將取代目前臨床使用的一些標準并給予患者個性化治療方案。

來源:《新英格蘭醫學雜志》2011-5-26 原始論文

Antonarakis, E. S. and M. A. Eisenberger (2011). “Expanding treatment options for metastatic prostate cancer.” N Engl J Med 364(21): 2055-2058.

沒讀過癮?快回到目錄,繼續悅讀本期NEJM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