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月毒黃瓜事件在德國爆發以來,倍受青睞的黃瓜恐怕已落到國人禁食的“黑名單”上了。事件爆發至今,準確來說我們應該稱之為“大腸桿菌疫情爆發”而非所謂毒黃瓜事件了。西班牙黃瓜在蒙冤多日之后已逐漸昭雪;O104:H4大腸桿菌作為罪魁禍首也逐漸浮出水面;基因測序藥敏檢驗等多種方法也正在逐步揭開它的神秘面紗……那么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此次事件究竟從何而起,一路走來又發生了哪些變化;恐怖的“毒”黃瓜疫情到底應該怎么防,又應該怎么治。

疫情概要

自德國5月22日報告首例出血性大腸桿菌病例以來,歐洲“毒黃瓜”疫情已造成22人死亡,其中21人在德國,1人在瑞典喪生;另外感染病例和疑似病例總數已超過2700例。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發布的最新疫情通報,截至3日傍晚6時,德國共發生573例溶血尿毒綜合征,1428例已感染出血型大腸桿菌但未并發溶血尿毒綜合征。

目前在歐洲乃至全世界疫情進一步蔓延,芬蘭、德國、英國、波蘭和美國等國3日紛紛報告腸出血性大腸桿菌新增確診或疑似病例。美國衛生當局據報已經收到三名疑似患者的報告,三人都曾到過德國。另據香港《文匯報》4日報道,世界衛生組織表示美國與捷克也相繼傳出確診病例,現在疫情已蔓延至歐美13個國家。

污染源──西班牙黃瓜蒙冤

在疫情發生后不久,德國衛生官員“確認”,自西班牙進口的黃瓜可能是德國食物中毒疫情的源頭:德國衛生部門28日說,3名女子可能因食用受腸出血性大腸桿菌(EHEC)“污染”的黃瓜死亡。從此西班牙黃瓜背負“污染源”罵名,西班牙乃至整個歐洲的蔬菜出口都受到損失。

BBC報道俄羅斯5月30日宣布禁止從德國和西班牙進口蔬菜,并且由于大腸桿菌疫情的逐步擴大,6月2日俄羅斯宣布暫時禁止歐盟國家所有蔬菜進口,以防止疫情擴散到該國。據阿聯酋《民族報》報道,阿拉伯聯合酋長國2日宣布禁止從歐洲4個國家進口黃瓜。阿布扎比一些超市已把“從德國、西班牙、丹麥和荷蘭進口的黃瓜下架,以展開第二輪大腸桿菌污染測試”。

同時,為防范腸出血性大腸桿菌傳入,美國、奧地利、斯洛文尼亞等國加強對本地和進口蔬菜等食品的檢測。

我國質檢總局稱,目前我國沒有進口歐盟各成員國的黃瓜、西紅柿、茄子、萵苣等新鮮蔬菜。據國家質檢總局網站刊出的消息指出,質檢總局已經要求各地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加強歐洲輸華蔬菜中腸出血性大腸桿菌污染的監控,以確保進口蔬菜的質量安全。

為西班牙“毒”黃瓜正名

隨著疫情的一步步擴大,似乎越來越少的證據支持導致德國大腸桿菌疫情的元兇是來自西班牙的黃瓜。一方面西班牙黃瓜也出口到除德國外的其他歐洲國家,但這些國家的疫情嚴重程度同德國有著天壤之別;另外,西班牙出口蔬菜運輸過程比較長,難以排除由于運輸過程受污染的因素;即使在歐洲其他國家出現大腸桿菌感染患者,他們亦都有過近期前往德國的疫區居住或旅游史,但難以確認其與西班牙黃瓜存在特定聯系。

德國漢堡衛生當局5月31日承認,化驗結果顯示,并沒有像最初報道那樣在西班牙黃瓜上發現腸出血性大腸桿菌。但漢堡當局堅持說,它的確在西班牙黃瓜上發現了危害較低的其它類型大腸桿菌,因此發出警告是對的。

同日,西班牙農業部長阿基拉爾呼吁德國公開令衛生官員將疫情歸咎于西班牙生產的有機黃瓜的資料?!拔覀儗Φ路綉獙Ξ斍熬謩莸淖龇ǜ械绞?,”阿吉拉爾·里韋羅說,“我們希望德國提供必要調查信息,不拖延,不分散民眾注意力,讓歐盟知道什么導致腸出血性大腸桿菌暴發?!?/p>

終于,歐盟在6月1日撤銷有關西班牙黃瓜的警告。歐盟說,測試“未能證實(西班牙的黃瓜)含有相關的特殊菌株?!钡侵{言已經散布全球,無可挽回,曾經在市場上炙手可熱的西班牙黃瓜如今早已無人問津而成了牛羊的飼料;乃至于千里之外的中國,黃瓜價格也因大腸桿菌疫情而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除黃瓜以外,大量的農產品滯銷對西班牙農業、農民造成了重大打擊。西班牙民眾對德國的不滿情緒則在持續升溫,乃至現在西班牙首相薩帕特羅誓言要德國作出賠償。

在為西班牙黃瓜昭雪的同時,有關本次疫情感染源的調查已找到新線索。德國《呂貝克新聞報》稱調查人員發現呂貝克當地有17名腸出血性大腸桿菌感染者5月中旬都到同一家餐館用過餐。呂貝克大學醫學院微生物專家佐爾巴赫說,調查人員順藤摸瓜調查該餐館的進貨渠道或許能為找到感染源提供重要線索。

元兇:新型大腸桿菌O104:H4

自疫情爆發以來,各國科學家一直針對病原菌開展調查研究,找到病原菌并對其遺傳圖譜進行分析,并結合流行病學的研究,找出該菌種暴發的機制及污染源。同時,研究人員正在根據該病菌的特異性研制診斷試劑盒,用于診斷、監測和預防疫情的擴散。

歐洲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2日發表聲明,根據對10例死亡病例和499例溶血尿毒綜合征病例的分析,產志賀毒素大腸桿菌血清組O104:H4是病原體。O104型大腸桿菌曾在美國引起小規模的感染事件,但是經比較發現,引起此次歐洲大腸桿菌疫情的菌株與美國O104型大腸桿菌菌株在基因組水平上有很大的差異。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世界衛生組織2日稱,在歐洲已造成18人死亡的致命病菌的菌株“非常罕見”, 初步的基因測序結果顯示,目前在歐洲肆虐的大腸桿菌菌株前所未見,是由兩個不同的菌株變種而成的新菌株。德國Life Technologies公司6月3日宣布,從DNA測序儀獲得的數據顯示,典型的基因存在于兩種不同類型的大腸桿菌中:腸聚集性大腸桿菌(EAEC)和腸出血性大腸桿菌(EHEC)。

病原菌的毒性與耐藥性

圖片來源:Reuters

中新網6月3日報道稱,中德科學家聯合對本次流行的病菌進行了全基因組測序,結果顯示,此次掀起疫情的血清型0104大腸桿菌,帶有新型特異基因,與2002年從中非共和國艾滋病患者腹瀉標本中分離的腸聚集性大腸桿菌55989菌株,同源性超過93%,同時它還通過基因水平轉移,獲得腸出血性大腸桿菌的毒力基因和毒力相關質粒,這可能與該菌株強毒性和重癥感染有關。

據德國神經病學學會專家推測,本次流行造成這么多患者神經系統失常原因是流行菌株釋放的志賀毒素會造成神經系統血管內皮膨脹,也可能會造成顱內血管擴張及自動調節功能失常。此外,志賀毒素還有利于一種凝血酶的形成,并可能導致免疫系統部分過激反應。

中德科學家4日聯合發布對德國暴發的大腸桿菌的最新研究進展,已發現8種抗生素的耐藥基因。此前研究人員已經發現該菌株攜帶氨基糖甙類、大環內酯類及磺胺類抗生素的耐藥基因,目前又新發現5個抗生素抗性基因,包括頭孢菌素、單酰胺菌素、青霉素和鏈霉素類抗生素,使得該菌株對至少8種抗生素可能產生耐藥性。

易感人群及癥狀

歐洲疾病防控中心說,一般而言,由腸出血性大腸桿菌引發的溶血尿毒綜合征多出現在幼兒群體,但這輪疫情的感染者多為成年人。

世衛組織根據5月1日至30日的資料分析,無論是感染出血型大腸桿菌的病患,還是因這波疫情而罹患溶血尿毒綜合征的德國病患,女性均占六成以上,且接近九成是超過20歲以上的成年人,罹患溶血尿毒綜合征的高風險年齡在20至49歲間。

德國神經病學學會1日發表公報,建議各地醫院讓重癥患者在病程早期就接受神經病學治療。專家報告稱,漢堡一家醫院約半數重癥患者出現嚴重神經系統并發癥。特別讓人吃驚的是:這些患者盡管在病程早期就接受了血液透析治療,但神經狀態并未好轉,有些甚至不斷惡化。另一家漢堡醫院也有超過半數重癥患者出現嚴重的神經系統并發癥,其中不少患者的神經系統癥狀并非像通常的腸出血性大腸桿菌感染那樣,在病程晚期出現,而是與消化道癥狀和腎衰竭癥狀同時出現。

預防:飲食衛生最重要

世界衛生組織5月27日發表媒體公報,提醒警惕近期在德國出現的大腸桿菌疫情,并建議民眾注意飲食衛生,有癥狀者及時就醫。

大腸桿菌是一種在人和溫血動物腸道內常見的細菌,大多數菌株無害。然而,一些菌株,例如腸出血性大腸桿菌則可引發嚴重的疾病。它主要通過食用被污染的食物傳染給人類,如生的或烹調不徹底的絞碎肉制品和原料奶等。另外,其他食品如蔬菜、水果等,被污染的飲用水,乃至于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均有可能導致疾病的傳播。

世衛組織強調,目前預防出血性大腸桿菌疫情的唯一有效方法是進行殺菌處理,例如加熱或紫外線照射。因此,建議民眾不飲用生水,需”煮透”食物,特別是肉類、牛奶等;對于生的西紅柿、黃瓜、蔬菜色拉等也應謹慎食用;此外民眾應注意經常洗手,特別是在接觸食物前和如廁之后。

由大腸桿菌引發的疾病癥狀通常包括腹部絞痛、出血腹瀉、發燒、嘔吐等,但約有十分之一的感染者可發展為溶血尿毒綜合征,導致急性腎衰竭、溶血性貧血和血小板減少等。對于有癥狀者,世衛組織提醒不要擅用止瀉藥或抗生素,因為這有可能會加重病情。我國衛生部提醒,2011年4月以來有德國及其周邊國家旅行史者,如出現急性血樣便腹瀉、腹瀉后無尿或少尿等表現,應及時就診,并主動告知旅行史。

疾病防控

針對目前德國出血性大腸桿菌疫情,我國衛生部要求各級醫療機構要加強病例的監測,發現急性血樣便腹瀉、腹痛病例,或有急性腎功能衰竭、溶血性貧血、血小板減少等溶血尿毒綜合征臨床表現的病例,應詢問近期有無赴德國或其周邊國家的旅行史。

一旦發現有上述臨床表現且有旅行史的患者,應立即報告當地疾控機構,并留取糞便及其他相關標本以備檢測。切實預防出現溶血尿毒綜合征。一旦出現溶血尿毒綜合征時,應及時組織專家會診,根據患者病情制定合理救治方案,提高救治成功率。

衛生部同時要求切實做好醫院感染控制。腸出血性大腸桿菌感染疫情多屬食源性疾病暴發,一般無須對患者進行隔離。但腸出血性大腸桿菌易引起感染,因此,各級醫療衛生機構要切實做好患者及密切接觸者的健康教育,要求其注意個人衛生尤其是手部衛生;要做好患者排泄物的消毒處理和環境衛生消毒工作,防止發生院內感染。

住院治療

對腸出血性大腸桿菌感染者不斷增多的德國來說,目前最棘手的問題是如何找到更有效的治療方法。疫情暴發以來,德國醫院根據以往經驗,大多選擇放棄抗生素治療。但是德國傳染病學會近日建議,對本次患者可考慮在特定條件使用卡巴青霉烯類抗生素、利福平和大環內酯類抗生素。德國明斯特大學的研究團隊也將盡快根據新破譯的病菌遺傳密碼來研究選擇性使用抗生素的可能性。

針對本次疫情中出現比例出奇高的溶血尿毒綜合征重癥病例,德各大醫院采用的主要還是以往的標準療法——“血液透析”,以幫助排除病菌在患者體內釋放的毒素,但這種療法對部分患者并沒有療效。

《新英格蘭醫學雜志》曾載文說,德國海德堡大學等機構的研究人員曾于去年對3名年幼的溶血尿毒綜合征患者進行了Eculizumab抗體注射治療,獲得成功。因此,近兩周來,德國不少醫院對部分患者試用了此療法,但其療效還需要幾周時間才能作出初步評估。目前醫院的做法是,如果血液透析無效,就給患者注射這一抗體。如果患者狀況仍無好轉,就兩種療法同時使用。

盡管目前為止尚無針對德國出血性大腸桿菌疫情的特效治療手段,但相信隨著更多基因研究、藥敏研究結果的公布,我們一定能夠找到更有針對性、療效更好的治療手段。

此次疫情不僅僅帶給我們的是醫學方面的思考,從疫情擴散及事態變化情況而言,有很多方面是值得我們去反思的。盡管歐洲蔬菜進出口系統已經看似十分完備,各國間農產品貿易往來密切,但是此次事件依然暴露出管理上存在的漏洞;但盡管存在一定的不足,我們依然能夠看到,德國對此次疫情發現及時,并予病患以恰當處理,世界衛生組織也結合各國力量針對病原菌展開攻堅戰。

相對而言,我國目前對于食品流通、監管體系尚不成熟,各種食品安全問題一再暴露出大量的隱患,在吸取經驗教訓的同時,如何借鑒歐洲在此次處理疫情的經驗,是值得我國食品衛生行業思考的。

本文已發表于2011-6-9《醫師報》,有刪改。新聞進展截止于201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