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醫改,總是個讓人頭疼的話題。對于政策制定者如此,對于老百姓也是一樣;在中國如此,而在美國也是一樣。本期《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中的兩篇“觀察”文章也同時對準了這一話題,雖然與臨床不甚相關,但也給了我們一個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的機會,醫療與體制,醫療與政治,總是息息相關。這也正是醫療這一行業的復雜之處,同時,從某種程度上講,更是魅力之處。做一名醫生,尤其是一名在中國的醫生,需要的不僅僅是臨床知識和技能,或許從某一角度而言,這些方面也同時重要。

  1. 第112次國會中醫改的改革

第一篇文章來自美國企業研究院的Joseph R. Antos博士。讀這篇文章前,我還花時間了解了美國的兩大政黨,以及此次奧巴馬政府醫療改革立法的前前后后。

鏈接:Democratic Party Republician Party 美國醫改

于是我不禁想到了平時我也不是提起的,從2009年6月份開始的我國的新一輪醫改方案,從當初的熱火朝天,到現今的被人遺忘,注定了醫改總是一個不那么給力的過程。

而Joseph R. Antos博士的這篇文章,也替我們分析了此次醫改法案(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 (ACA))的前前后后,以及民主黨和共和黨各自面臨的局面,多少像是一篇政治分析評論。一方面,共和黨是根本無法完全推翻ACA的,而另一方面,奧巴馬政府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ACA的通過只是很小的一個開始,雖然其意義不同凡響。

  1. 無保險者醫療健康覆蓋的重新考慮

而另一篇文章,則來自Wake Forest大學的法學院的法學博士Mark A. Hall。讓我們再次看到了醫學的無孔不入吧。法律、政治、經濟,這些其實與醫療都有著息息相關的聯系。

這篇文章的核心還是ACA法案,但主要針對的不是兩黨不同的理念,而是法案中對于醫保人口的覆蓋。根據奧巴馬政府的提案,真正實施ACA后,美國的醫保覆蓋率將從原來的83%上升至95%。想法是好的,但隨之而來也存在諸多問題。由于美國長期以來的商業運作模式的保險體制,使得醫保一直成為利益優先的產物,于是帶來的必然問題就是許多人無法獲得應有的醫療保險。雖然ACA就是要改變這一現狀,但是如果沒有明確細節的法律條款規定,保險公司必然還是會找到各種各樣的方式拒絕承保。而新的法案所規定的新獲得醫保的人群,其符合條件、受保范圍等等問題都需要解決。因此,很有可能面臨的問題就是,雖然改了法律,但現狀依舊。更何況這一法案還將帶來的巨大的經濟和社會影響。

因此,我們很好奇,醫改,前面的路究竟在何方?尤其對中國而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