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的一場大地震,讓海地這個已經積貧積弱的國家遭受重創,無數難民流離失所,“大災之后必有大疫”的經驗雖然提醒著災后防疫的重要,然而,美國CDC和百年沒有經歷過霍亂風雨的海地人民還是沒有想到,這場瘟疫居然在震后大半年——2010年10月悄然降臨。差到頂點的當地衛生、水源狀況,極度匱乏的霍亂防控經驗和相關醫務人員,使得小小的霍亂桿菌輕易肆虐,難民營里一波接一波的疫情傳來,醫院門口尸橫滿目,海地人民的狀況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似乎都不為過。本期NEJM的兩篇文章探討了大家關注的兩個問題:1突如其來的霍亂疫情,元兇從何而來?2 面對這樣的疫情,當地防控工作現狀如何?控制疫情路在何方?

關于第一個問題,這里先簡單介紹一下關于霍亂的背景知識?;魜y的病原菌是霍亂桿菌(Vibrio Cholerae),霍亂桿菌是一種革蘭氏陰性桿菌,主要通過不潔水源傳播,進入人體消化道后通過一系列機制使腸道分泌大量液體,造成人的主要癥狀是嚴重水樣腹瀉和嘔吐,最后常常致人因極度脫水(dehydration)而死亡,是一種高度危險的傳染?。ㄓ浀蒙衔⑸镎n時老師說過,霍亂的那種失水速度是你不親眼見是想象不出來的,怎么補液都趕不上丟失的速度~~)?;魜y桿菌按外膜O抗原(outer-membrane O antigen)的不同結構和生化性質分為很多血清型和生物型,造成這次海地霍亂的是霍亂桿菌O1血清型中的El Tor生物型(El Tor O1),這型霍亂桿菌1961年在印度尼西亞被首次發現,1991年傳播到美國并逐漸從秘魯向南美洲、中美洲地區擴散并在當地形成疫區,但對于海地所處的伊斯帕尼奧拉島來說,這型桿菌就像一個ET(外星人)從未被報導發現過。那它究竟是何方神圣?Chin Ta的團隊(The Origin of the Haitian Cholera Outbreak Strain)(http://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1012928通過對比不同地區各型霍亂桿菌的DNA序列,來為它探本尋根。

該實驗選取了五株霍亂菌株,兩株來自本次疫情的病人,一株是1991年傳入拉丁美洲的那型,另外兩株是分別造成南美洲2002年和2008年兩次大流行的病株。通過第三代單分子實時DNA測序技術(third-generation single-molecule real-time DNA sequencing )對比五株細菌的DNA序列,同時結合23種不同霍亂菌株現已知的部分DNA序列信息進行分析。結果發現,此次海地流行菌株很有可能是通過人類活動,從南美洲傳入進來的,而非誕生于當地惡劣的水源環境。同時,這些傳入的南美菌株相比原始菌株來說,適應能力更強,耐藥性也更高,是個更加危險的恐怖分子。這一發現為政府更好地進行防疫,遏制霍亂疫情的外來傳播及進一步擴散提供了政策指導。

上面是第一個問題。關于第二個問題,本期觀察Responding to Cholera in Post-Earthquake Haiti http://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p1012997為我們詳細解讀了目前海地的抗霍現狀。正如前文所說,對這個本來就因為地震重創虛弱得不堪一擊的國家來說,這次霍亂無疑比雪上加霜更加嚴重。當地目前的抗霍工作還主要依賴于眾多國際組織的人道救援。文章指出,健全的疫情防控監測系統,潔凈的水源和衛生環境,充足的抗生素藥物及醫療資源,還有疫苗的應用(霍亂疫苗似乎目前全球都很缺…),是控制霍亂疫情的基本方面??墒?,對今天的海地來說,滿足這些條件似乎還很艱難…..讓我們一起祈禱一下吧,但愿這場災難早日平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