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事情聽上去未免會讓人感到驚慌:無論你走到哪里,似乎都有一雙眼睛在看著你。去理發店,發型師會輕而易舉地藏起你的幾根頭發;在飯館吃完拉面,老板娘會帶著一絲冷笑撿起你剛剛揩過嘴巴的紙巾;辦公室的同事會不經意地用嶄新的復印紙劃傷你的手臂;隨后,這些東西被轉移到一些戴口罩,穿白大褂的家伙們手里,經過一些瓶瓶罐罐的碰撞和嗡嗡的機器處理之后,從打印機里吐出一張紙條,紙條上的內容對你保密,卻被除你之外的所有人知曉。于是杯具發生了:你的女朋友把你甩了;老板決定不再同你續約;保險公司不接受你的投保;你想出門,航空公司拒絕售機票…1年后,你在孤苦伶仃和眾人憐憫的目光中走完了自己的一生——你掛了,死因是肺癌。

荒謬么?在人類剛剛邁進基因時代的時候,就已經有人為這些事情擔憂了。如果在未來,任何個人只要愿意付出足夠的金錢并提供樣本,就能在基因測序公司那里得到DNA檢測報告和說明。如同開頭所說的那樣,帶有個體遺傳信息的樣本實在是太容易弄到了,結局就是讓人恐慌的“基因歧視”和“隱私外露”。另外,個體對自身基因檢測的興趣也不能小覷,據調查,70%的人愿意去做基因測試以得知自己患老年癡呆的風險??梢韵嘈?,隨著基因研究的逐步深入和技術的進步,人類社會也許會因此發生重大變化。

但是現在說這些還是顯得為時過早。對于癌癥和基因,雖然近些年有了較多進展,但還遠遠未到“一張紙條斷生死”的程度,何況很多癌癥的發生并不完全由基因決定。當下基因組學對癌癥治療的幫助,還處在分散零星的狀態之下。人們認識到,DNA拷貝數的改變,基因的缺失,突變,重排,插入是癌癥發病的重要原因;新型轉錄因子的發現為人們認識癌癥打開了另一扇大門;某些可遺傳的變異會使某些特殊家族的人群對癌癥易感;基于此,新型的抗癌藥物不斷在實驗室誕生。

現在,針對癌癥的分類不再局限于過去采用的組織學方法,分子標記和微陣列分析mRNA表達譜能夠幫助我們區分多種癌癥亞型。通俗地說,同是乳腺癌,顯微鏡下看上去組織學類型也相似的兩個人,經過基因組學方法分析之后可能會是完全不同的癌癥亞型,不同的亞型就意味著不同的治療手段。隨著癌癥亞型分型逐漸細化,有一天我們終將實現癌癥治療的個體化。一旦發現癌癥就千篇一律“開刀,放化療”的日子將一去不復返了?;虮磉_標記還能為我們提供判斷預后的可靠指標?;诨蚪M圖譜的評分系統能幫助醫生判斷患者治療后復發的風險,乳腺癌,結腸癌和某些血液系統腫瘤已經開發出這樣的系統,正在接受循證醫學的檢驗。這樣一來,醫生在選擇治療方案時會更有理有據,患者也將得到對于他本人來說最合適的治療方案。

基因組學還能幫助我們尋找對抗癌癥的有效藥物,并告訴我們哪些患者對這些藥物反應良好。1998年美國FDA批準曲妥珠單抗(赫塞?。┲委烪ER2表達陽性的轉移性乳腺癌。所謂HER2表達陽性,是指這類患者癌癥細胞表達人表皮細胞生長因子受體2,曲妥珠單抗能夠特異性阻斷表皮細胞生長因子與其受體2的結合,從而阻斷腫瘤細胞的生長?,F在,曲妥珠單抗已經成為HER2表達陽性乳腺癌的首選治療。沿著這個思路,許多小分子抑制物進入了癌癥治療的臨床試驗,并取得了一定效果。抑制腫瘤基因表達的蛋白也是研究方向之一:有些腫瘤基因能夠編碼特異的蛋白質,這些蛋白質又能夠啟動一些特殊程序,最終造成惡性循環并最終使得細胞特性發生改變,細胞生長不受控制。抑制這些特異蛋白質,就能阻斷癌癥發展的惡性循環。伊馬替尼(格列衛)在慢性粒細胞白血病治療方面的成功就是這個思路的典型例子。

在經過治療之后,如何判斷癌癥有沒有復發,復發的程度如何呢?過去,我們多是采用一些影像學方法,例如CT,B超,核磁或者PET來評價,而當腫瘤復發尚處于萌芽時期,這些方法就顯得無能為力了?;蜓芯拷o我們帶來了新的手段。我們可以在血液中尋找腫瘤組織特異的標記物,標記物越多,則往往說明腫瘤負荷越大,這在血液系統腫瘤中尤為有效。這些標記物可以是腫瘤基因編碼的蛋白,也可以是腫瘤組織分泌的產物,甚至可以檢測突變癌基因的拷貝數。這將為我們早期發現腫瘤復發,早期治療節省寶貴時間。

現在我們已經了解了一些可遺傳的基因變異,這些變異有些是令人興奮的,例如某些人天生對艾滋病的某一亞型不易感,還陰差陽錯地經由骨髓移植治愈了一例艾滋病;另一些變異則令人憂人忡忡,比方說攜帶有BRCA1 和BRCA2基因的人罹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風險會升高,這在疾病預防方面有重要意義。在未來,癌癥篩查會更有針對性,那些攜帶特殊風險基因的人群將受到更多關注?,F在我們又回到了本篇開頭的情況:這些個人信息如何保護?攜帶特殊基因的人是否會遭到基因歧視?如何看待基因研究給全社會帶來的變化呢?

基因研究無疑給癌癥治療打開了新的天地,而基因檢測是福是禍,則需要人們智慧地去面對。

參考文獻

Ultan McDermott, James R. Downing, Michael R. Stratton. Genomics and the Continuum of Cancer Care. N Engl J Med 2011; 364:340-350

鳴謝

tracy@bazhua:?基因檢測,是福是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