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向人介紹大腦的外觀時,我常常會拿核桃做比喻,大腦溝回與核桃仁溝壑的天然相似性使得這個比喻自然而然。

然而是否會有人因為這個比喻真的把大腦裝進果殼里?今年2月份在《自然》雜志上介紹了一件雕塑作品——《果殼里的解剖》(Autopsy in a Nutshell,2006),比利時生物醫學藝術家兼詩人Pascale Pollier的這件作品的外表是個鐘罩,其中包括兩根線圈、一個放大鏡、兩只發光二極管和彈簧夾,位于放大鏡和二級管焦點的是一個微縮的人腦模型,還有半只果殼與其互為印照,果殼內表面的凹凸深淺已雕刻得與人腦嚴絲合縫,宛若披著果殼外衣的小巧顱骨。

想一睹為快這件充滿著藝術科學范兒的雕塑作品,點、、、、、這里欣賞吧!

來自牛津大學的藝術史名譽教授Martin Kemp在《自然》這篇文章中隨后談論道,這件作品的靈感來自Pollier目擊的一次尸檢。它符合后人總結的“如何像達芬奇一樣思考”的7原則中的3條:

展示,即“從經驗中學習”;

科學與藝術,如同作品中展示的大腦左右半球的平衡;

聯系,即看到宏觀的、充滿聯系的圖景。

“這件中等大小、精巧細致的作品并非在展示尸檢的場景,相反它符合以上的達芬奇3原則。當我們看到具有神奇力量的大腦從顱骨中取出原形畢現的時候,我們即收到了來自藝術家的邀請,邀我們去參透物體之間結合的含義?!?/p>

而我本人說實話,并未參透鐘罩、夾子、放大鏡等等道具的奧妙和必要性,道具的出現使得它更像是科學課后的手工作品而非雕塑品,在geek的氣質下甚至還透露著一點血腥的味道(事實上Pollier的作品們似乎都有那么一點鬼魅的味道)。被其吸引的原因是果殼和大腦的聯系,這一下子抓住了我的眼球。

當實體化身藝術后,它的所指即從具象變為抽象、多元和模糊。人們可以借由果殼與大腦的外部相似性的來挖掘了其內在的多元含義,比如想起吃核桃補腦,比如微觀的果殼與宏觀的腦海,或者宏觀的果殼宇宙與微觀的神經元,再比如果殼的封閉與大腦的開放??

用這個迷人的比喻其實還可以衍生更多的創作。而我下幅這用蹩腳的ps技術山寨的一個圖僅博眾看官的腎上腺素升高一下下好了~

哈姆雷特的這句話不僅能夠用于宇宙,也可以用來形容大腦:

即使我身陷果殼,仍自以為是無限空間之王。

來源:《自然》2011-2-10 書籍與藝術

Sculpture: The brain in a nutshell. Martin Kemp. Nature 470, 173.